"冰与火"的考验 松下GH5河西走廊执着之旅

2017-10-02 13:02 来源:网络整理

  【天极网数码频道】此次“松下GH5执着之旅”,始于敦煌终于哈密,途中翻越祁连山穿越戈壁滩,寻迹古丝绸之路。为期7天的拍摄行程,被戏称为“冰与火”的双重考验,正因为是海拔4800米的八一冰川和炙热的罗布泊。支持一行人一路经受考验的无疑也正是壮丽的西北风光。

  此次执着之旅的一行人分别从上海和北京出发,集结于敦煌。由于需要在兰州转机且行程伊始便遇到了飞机的延误,等我们汇合之时已经是首日晚上8点。又马不停蹄便向嘉峪关市进发,到达嘉峪关市已接近午夜。一整天的劳顿加之饥肠辘辘,到达酒店之后觅食便成了刚需。

  祖国辽阔,西部地区与东部沿海地区的时差有2个小时,最为明显的便是这里的日落也特别晚,时值夏日,9、10点的光景还是一副亮堂堂的。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当地人的夜生活也比较晚,12点多来到了当地著名的夜市小吃街,居然还是灯火通明。

  此次随行我选择了松下GH5搭配H-E08018GK、H-ES12060GK和H-FS045200的组合。得益于松下M4/3系统的轻便一机三镜总体的质量为1900G左右,对于我们此次连续高强度的行程来说其意义不言而喻。

  一天的旅途劳顿在助兴歌手的一曲《海阔天空》中得到了释放。到了大西北自然是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这里以牛羊肉居多,对于无肉不欢的我们来说,可谓大快朵颐。

2

  经过简单的休整,次日一早我们整装后跟随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的JEEP牧马人车队直驱八一冰山。这里需要感谢并赞叹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的组织,共计18辆车的车队,行路中各司其职井然有序,应对高原的山路也驾轻就熟。

  八一冰川,位于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西北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野牛沟乡,祁连山中段走廊南山的南坡,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流域的源头。由于我们的行程没有走常规的从祁连山镇前往八一冰川的路线,嘉峪关市出发之后便开上了盘山之路,第一次感受了如此“原生态”的山路,四处坑洼积水,随处落石阻路,即便是坐在为越野而生的牧马人上,此起彼伏的颠簸也使得整个7小时路程变得异常的艰辛和漫长。

  正所谓好事多磨,在到达了八一冰川之后,豁然开朗的景别以及骤降的气温使得我们觉得路途的艰辛都是值得的。

  当然,随着海拔的不断攀升,高海拔带来的缺氧以及连续的颠簸使得整个车队中有不少随行人员出现了高反。中途经过简单的休整后,驱动大伙儿向前的不仅是四驱车更是意志力。

  沿途中拍摄我主要选用了H-E08018GK、H-ES12060GK两支镜头,单支镜头搭配GH5的总重量都在1100g上下,要知道传统单反光机身就可以接近这个重量。在缺氧的高原环境当中,重量无疑是最大的“敌人”。

  八一冰川分为缓冲区和核心区,车辆只能停泊在缓冲区外,剩余的路程需要徒步前行。缓冲区的海拔高度为4500米,而核心区域则高达近4800米。自己之前到达过的最高海拔是3800米,此次是创纪录之行。

  高海拔也为我们带来了更美丽、壮阔的景色。这里的蓝天更纯净,云层的对比度也更高。随之而来的是气温也降到了零度以下,换上提前准备的登山服装,每迈出一步都感觉十分艰辛。松下GH5作为松下的旗舰机型,机身拥有着足以令人放心的可靠性。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零下10℃的环境毫无问题。机身五轴防抖加上镜头的防抖,即使手持拍摄也能保证极高的出片率。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高原地区如果出现高反如:头疼、呼吸急促等务必量力而行,最好的方法是保存体力快速向低海拔撤离,有吸氧条件的就不要犹豫。车队中有两名随行人员出现呕吐其中一位甚至意识模糊,情况十分危急,领队果断安排三辆车护送迅速下山,最终才化险为夷。

  不难看出,GH5在宽容度的处理上还是值得称道的,无论是冰山的亮部还是暗部都能很好保留细节。

  结束了冰川之旅,紧跟着就直接前往祁连县,4小时的路程到达住处又是晚上11点多。拖着疲惫的身体并无太多力气去感受当地的人文风情了,为了应付次日800公里回敦煌的路程便直接休息了。

3

  第三日的形成略显枯燥,全程在车上,800公里的路程按计划可在晚上7点左右到达。沿途经过了藏传寺庙——阿柔大寺,便驻足小憩并做了一番游览。

  阿柔大寺又称“阿力克大寺”,位于祁连县八宝镇的东南21公里处,游客游玩祁连到门源等地时多会经过这里。寺院始建于清顺治年间,建寺伊始规模较小,到20世纪40年代,在阿柔千户南喀才昂和百户阿多等人的支持下发展壮大,成为祁连县规模最大的格鲁派寺院。

  阿柔大寺位于丘陵状的草原之上,周围碧绿的草原连绵起伏,十分漂亮。寺院有藏族传统的庭院式建筑、大殿、金塔、转经长廊等,在建筑外面拍照十分漂亮。游客来此可以漫步寺内,逐一参观朝拜。另外,这里目前还未开发为景点,所以氛围也比较安静,给人神圣自然的感觉。

  该寺的大型活动有正月祈愿法会、四月的守斋戒会、六月的供养会和住夏活动、十月的甘丹五供节以及显宗学院的四季学经期会和修供大威德金刚、马首金刚的仪轨等。

  可以看到H-E08018GK在广角端对于畸变的控制也相当到位,此外正午时光大殿之上的金鼎所反射出的“星芒”效果也十分出色。

  高原的植被远不及平原地区的丰富,偶遇的油菜花海可能是我见过最为壮观的了。漫山遍野的金黄色,与天空的纯净相得益彰,也算是长途驱车中的一丝调剂。

  经过花海之后直接打到张掖,匆匆填饱肚子之后随即便是前往敦煌的高速路。预计的10小时路程但实际上足足用了近14个小时,到达敦煌又是午夜12点。

4

  敦煌作为自古丝绸之路开始便是西北的重要城镇,到了敦煌不可不去的一定是莫高窟。

  莫高窟俗称千佛洞,被誉为20世纪最有价值的文化发现、“东方卢浮宫”,以精美的壁画和塑像闻名于世。莫高窟由敦煌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和莫高窟实体洞窟两部分组成。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圣地。

  莫高窟的洞窟现有七百多个,但其并不全部对外开放,游客参观是会被随机分配到设定好的12条参观路线中的一条,每条路线可参观8个洞窟,历时1.5小时-2小时。想要看齐所有的洞窟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运气。

  出于为了保护历史文物,洞窟内部是谢绝拍摄的,实属遗憾。整个参观也只能止于次。参观完莫高窟紧跟着又去观看了《又见敦煌》大型表演。

  《又见敦煌》是于2016年正式开演的。是西北唯一的一部大型室内情景体验剧,体验度要比其他坐在观众席看的演出高。演出以敦煌壁画及敦煌历史为主要内容,以情景体验的独特方式,让观演者与古人对话,完成古今穿越。

  演出被独特的场馆分为了三个戏剧空间,需要走动观看,每个空间即为一幕,演员在观众旁边演出形成一种穿越与真实的氛围。

  前两幕结束之后,所有观众每20-30个人一组,进入分割好的模拟石窟的空间,每个空间讲述不同的莫高窟壁画故事。

  故事结束后,观众会在最后半个小时进入传统剧场,就坐观看古代三个历史节点的敦煌历史。整个观看过程中,松下GH5的机身+镜头的双重防抖再次展现了不俗的表现力,即便是在弱光环境下,使用长焦端,低于安全快门5档的情况下,依旧能够拍摄出清晰的照片。

  一个半小时的表演过后,一行人又赶往了鸣沙山去一睹名胜——月牙泉。自古历来水火不能相容,沙漠清泉难以共存,但在鸣沙山中,却能看到沙漠与清泉相伴为邻的奇景。

  月牙泉位于甘肃省敦煌市城南5公里的鸣沙山北麓。古往今来以“山泉共处,沙水共生”的奇妙景观著称于世,被誉为“塞外风光之一绝”。

  月牙泉被鸣沙山四面环抱,但并不为流沙所掩,始终碧波荡漾,清澈见底,久雨不溢,久旱不涸,泉内星草含芒、铁鱼鼓浪,山色水光相映成趣,风光十分优美。它的神奇之处就是流沙永远填埋不住清泉。

5

  漫天的风沙对于考验相机的防护能力要求非常高,松下GH5依旧给人十足的信心,在没有做任何特殊防护措施的情况下,一行人的器材都经受住了考验。 转眼整个“执着之旅”的行程已经过半,按照计划接下去的行程将会是漫天风沙。首先前往的便是玉门关。

  玉门关始置于汉武帝开通西域道路、设置河西四郡之时,因西域输入玉石时取道于此而得名。汉时为通往西域各地的门户,故址在今甘肃敦煌西北小方盘城。玉门关又称小方盘城,建于公元前111年左右。大方盘城目前处于维修阶段,谢绝游览,只能作罢。

  作为年降水量不超过40毫米的地方,竟然出现了时阴时雨的天气,厚重的云层遮挡下,时而有零星小雨。低对比度对于拍摄来说十分糟糕,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气温也从40度降到了2字开头。

  关城为正方形,黄土垒就高10米、上宽3米、下宽5米的城墙保存完好,东西长24米,南北宽26.4米,面积633平方米,西北各开一门。

  停靠在一旁的悬挂江苏徐州车牌的两轮踏板车,摩旅也是一种态度,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告别了玉门关,我们继续驱车180多公里,前往雅丹国家地质公园。毗邻罗布泊的军事演习区域,我们在景区口等待了近1小时才得以允许进入。按照原定计划将于当天晚上露营罗布泊拍摄星空。不过照天气情况来看,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雅丹地貌的形成有两个重要的因素。一是发育这种地貌的地质基础,也就是必须有湖泊沉积地层;二是外力侵蚀,就是沙漠中强大的定向风的吹蚀和流水的侵蚀。在长期风的磨蚀作用下,小山包的下部往往遭受较强的剥蚀作用,并逐渐形成向里凹的形态。

  阴沉且时而小雨的天空,打乱了我们原定的拍摄计划,只能抱着试试看运气的心态继续前行。达到罗布泊边缘的露营地之后体验了一把沙漠露营的乐趣。

  值得一提的是在阴雨天气拍摄时,由于画面缺乏层次感通常会显得平淡无奇,然后松下GH5内置的多种创意模式在此刻成为了救星。上图就是使用了GH5内置的印象艺术模式拍摄。增加了天空的对比度之后厚重的云层也呈现出了层次感,饱和度的提升是的道路中间和两侧的分道线更为突出,使得整体来看出彩许多。

6

  第六日的计划原定是要穿越罗布泊核心地带的,无奈此次行程下半段除了天气不好还运气不好。遇到核心地带因故封锁,最终只能临时修改行程,只得继续在雅丹地质公园多停留半天。

  沙漠的气候变化无常,大风吹过带起阵阵砂砾,尽管达不到所谓漫天风沙,但也凑近了也十分的壮观。

  最后一日的行程是阳关。阳关作为丝绸之路南路必经的关隘,位于敦煌市西南古董滩附近的阳关是汉代对通西域的重要门户,因坐落在玉门关之南而取名阳关。

  自古以来,阳关在人们心中,总是凄凉悲惋,寂寞荒凉。昔日的阳关城早已荡然无存,仅存一座汉代烽燧遗址,耸立在墩墩山上。

  之后便是再次驱车跋涉去往归途,由新疆哈密机场返回各自的出发地。

  比较幸运的是在一路向北的途中天色终于有了变化,时当晚上9时许,一缕落日穿云而出,逐渐变得清晰。

  至此,松下GH5河西走廊执着之旅的“冰与火”旅程也告一段落,回顾整个旅程之中,有艰辛的高原跋涉,亦有沙漠降雨的“幸运”,尽管没能拍摄到星空略带遗憾,但是留有一些小遗憾也何尝不是一种珍贵的人生体验。松下GH5不输于单反的操控、全触控翻折屏以及双重防抖功能为相对艰苦的拍摄之旅增加了不好惬意。此外,出色的便携性以及专业级的防护性能使其在此次旅程中成为了我们最可靠的“伙伴”。

作者:唐琳责任编辑:唐琳)

天极新媒体 最酷科技资讯

扫码赢大奖

相关文章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