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收视低迷 播出过半收视率未突破1%(

2017-10-14 10:47 来源:网络整理

可不可以不套路?

对申捷而言,改编《白鹿原》最大的难,还不在技术层面,而是转变思路。申捷的几部苦情剧都是当年的收视冠军,那些故事大多从新闻事件中生发出来,用熟知善用的套路创作,收视无往不利。这或许也是《白鹿原》出品方请他来编剧的原因之一,却和他接下《白鹿原》的初衷正好相悖。“我想把前十几年扔掉”,申捷说,这次他花大力气拆解套路,每个细节的增删必须是在尊重原著精神的基础上增加戏剧张力。比如白灵拒绝缠脚的情节,书中仅提到一句,但陈忠实先生说过,白灵最重要的是叛逆,于是他让十多个人围绕着缠小脚一事表明态度,侧面展现了每个人的代表思想。又比如,对白嘉轩之前六个妻子死于非命的戏剧化情节一句台词带过。申捷说:“如果完全按套路,我至少得留他之前一个老婆,还会写仙草怎么被吓到了,前几集必须把观众抓住了。” 小说中朱先生独闯清兵大营劝方升退兵,电视剧里又多了个白嘉轩。如此设计是为了省去朱先生和方升的对话。“朱先生和方升说的一席话拍出来就成《辛亥革命》了,而不是写这个原。我有意让白嘉轩不进帐,只看跑出来军士的反应。有些套路是一定要有的,套路在我这里不是贬义词。真正的职业编剧是任何题材都可以做,在套路里深挖人性,因为故事都讲完了。”

申捷坦言,“在《白鹿原》之前,我能同时干几个活,下面有好几个创作小组,四处参加研讨会演讲。但每天九十点钟收视率下来前,就开始提心吊胆,收视高大家一起喝酒庆祝,低了惶惶不可终日,生活跟着情绪走。那时候开新闻发布会是我坐中间演员坐两边,总揣测记者是不是对我有敌意,然后说多了又觉得惭愧。” 从前的生活,他自比是鹿子霖的后代,精致的投机分子,名利双收却苦恼满怀。这不是矫情,他解释说:“当鹿子霖的生活过多了,原始积累到一定份儿上你又没有过多的贪欲时,特别苦恼。多见一个人就多付出一分成本,感觉人心就是地狱,彼此之间会产生各种隔阂,甚至跟爹妈之间也一样。什么能解决我的苦恼?我四处找答案,于是那两年我读王阳明的《传习录》,接了《白鹿原》。”申捷想借《白鹿原》静心,从此不用手机,与人联系交往靠电子邮件,“因为以前的生活是另一个极端,离不开手机,写《白鹿原》的时候想换个活法,挺好的。结果,剧本写完试着恢复回去,发现回不去了。”

原标题:编剧申捷:在套路里深挖人性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