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样的自信,才会说“在三五年之内,中国就会产生自己的《火影忍者》”?

2017-11-15 09:48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要怎样的自信,才会说“在三五年之内,中国就会产生自己的《火影忍者》”?)

本文来自《好奇心日报》,更多好文章请在各大应用商店搜索 “好奇心日报”。

在上海视听季的二次元文化主题沙龙上,哔哩哔哩弹幕网(以下简称 B 站)的董事长陈睿说:“我预计应该在三五年之内,中国就会产生自己的《火影忍者》,就会产生自己的国漫作品。同时它们也能够成为影响世界的动漫作品。”

B 站现在俨然成为国内二次元文化兴盛的一个标志:根据陈睿的说法,目前 B 站上活跃用户数超过 1 亿,而其中年轻人,尤其是 17 岁以下的年轻人占了主流。

这样的群体是所有商业公司都想抓住的消费者。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就在这几年,“二次元”这个词出现在各种公司的分析报告、战略计划和营销手段中。

以至于在一个讨论所谓“国漫复兴”的沙龙主题论坛上,没有一家公司讨论目前国产动画和漫画作品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没有一家公司讨论艺术和叙事,没有人比较中日、中美各个市场的差别和优缺点,大家都在夸耀自己多么了解二次元和背后的用户,并展示自己的成就。

“借东风,二次元风口上的国漫复兴。”这是这次二次元文化沙龙的主题,但显然,在场的人更加关注的是“风口”,而不是复兴。

看上去不相干的公司和组织

在这个沙龙上,最奇怪的公司当然是小米。相比起其他诸如米粒影业、有妖气或者暴走漫画,小米这个互联网科技公司,在陈睿演讲之后成为第二个出场的公司代表。

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代表着传统产业,向在场的二次元外行或者内行讲述了他们是如何进入这个新兴的世界的:“我把二次元比作一次出国旅行,先要过语言关,还要入乡随俗,还要反套路。”

语言关就是所谓的二次元词典。就像之后很多人做的那样,那些被认为代表着二次元的词汇“2333”、“6666”、“鬼畜”被用作了 PPT 的一部分。在整个沙龙中,“懂得语言”似乎成了进入二次元的法宝和关键,被人多次提及,虽然目前国内在所谓“二次元”里最成功的作品《大圣归来》,看上去和那些 B 站弹幕里常见的词语并无联系。

关于雷军的 Are you OK 当然是要提的。这首改编自去年雷军在印度发布会上致辞的魔性洗脑歌曲,经常被用作传统产业和二次元文化结合的点。黎万强表达了对这首歌曲的喜爱,并且向大家展示了小米并不在意这样的恶搞:“后来有人把这段歌曲的音频传到了小米商店的铃声里,这样可以看出我们对这样的东西还是很喜爱的。”

黎万强演讲的主题是“用爱穿越次元壁”。“入乡随俗”和“爱”两个说法摆在一起看起来多少有点“我也不懂这个东西哪里好,但总之就是要上”的意思。但小米一下子要补的课有点多。“穿越次元壁不仅要有爱,还要反套路。”他说。

他把小米之前和 B 站合作推广手机的案例拿出来分享:小米曾经在 B 站搞了一个“无聊”的直播,只是一台手机放在那里,以展示其超耐久的待机时间。为了说明他如何学习二次元的语言,黎万强说:“90 后的同事告诉我们要用 超耐久 这个词,不能用 续航时间长 之类的。”

令人尴尬的是,这段展现小米创意活动的广告视频一开始因为技术故障无法播出,在下一个演讲者结束之后才得以补全。

不过,比起小米,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与会者是共青团。在小米的演讲前,共青团上海市委副书记丁波上台表示团市委要参与发起“国漫振兴、青春助力”的活动。虽然他也没有具体讲要怎么支持“国漫振兴”,但还是表示“二次元用户和团委服务的群众大部分是重合的,二次元文化也蕴含着中华文明的精髓,值得弘扬。”

“希望更多国产优秀动漫作品通过鲜明的主题、优良的制作、精准的推广,吸引青少年的目光,这是推动中国传统文化传播最好的平台,最有人气的剧场。”丁波说。他举了 B 站上疯传的诸葛亮和王朗的鬼畜主题视频为例,称他看了以后很感动,“其中传递的正是爱国和忠诚等主流价值观。”

最后,他推荐了共青团的微信公众号“青春上海”。

不提如何讲故事、不提技术差距,但是“正能量”万万不能少

除了共青团和小米,这个沙龙上还聚集了行业内知名的几家公司:米粒影业、有妖气和暴走漫画。

米粒影业在“国漫复兴”的这个话题应该挺有发言权,毕竟,就像他们的董事长张青所说的那样,米粒影业的宗旨是打造一个“源自中国的世界家庭娱乐品牌”。这个从 2012 年建立至今的公司代表作是《龙之谷》和刚刚上映不久的《精灵奇兵》。

虽然从 3D 动画的技术来说,米粒影业的作品是国内最好的作品之一,但两部作品的票房均表现不佳。豆瓣上评分 7.4 分的《精灵王座》,票房只有不到 2500 万。相比之下,《熊出没》系列电影的票房今年新作《雪岭熊风》已经达到了 2.5 亿。

“动画电影不仅仅是给小孩看的……而小孩又是其中重要的市场。”张青将《熊出没》这种合家欢式的电影,看作是中国未来电影动画的出路。对于他们来说,这种熊出没式的“可复制的成功”,是国漫复兴的重要方式。

他提到了他们未来将发布的那部《无敌乒乓兔》,联系到了那句陈睿也说到的:“每一只兔子都有一个大国梦。”在《那年那兔那些事儿》这部将中国拟人为兔子的爱国题材动画火了以后,兔子似乎成了二次元圈内指代中国的代名词。

“我觉得中国动画电影,随着这几年发展以后我已经慢慢看到了和世界竞争的机会,这个兔子从整个设计,表现,材质方面是不输给任何一个国外公司的,我们所谓的大国,中国动画公司不仅仅要在中国取得好的表现,而且我们要参与国际竞争,所以这个就是米粒影业遵循的梦想,只有参与国际竞争才能真正做好的中国的动漫。”

不过,除了之前提到一些关于中国传统画风和传统文化,张青没怎么提中国动画如何去和国外竞争。虽然他说中国动画什么都不缺,“不缺钱,不缺技术”,但在国内取得良好表现的《大圣归来》的田晓鹏曾经说过,在动画制作上国内技术水平和国外还是有一定差距,比如用着国外的动画开发软件,而软件达不到的效果自己就不能开发;在钱的问题上,而《大圣归来》 8 年的制作周期,一半儿时间都在寻求投资——当然,现在肯定会方便很多。

在关于赚钱的问题上,有妖气的董事长董志凌也有话说。作为国内漫画平台的代表,在沙龙上,董志凌展示了有妖气近年来的各种在商业化的尝试,比如《十万个冷笑话》和《雏蜂》的各种周边。“大家都觉得《十万个冷笑话》电影赚钱了,赚了一个亿。但是在背后我们真的付出了很多努力才赚到了钱。”董志凌说。有妖气曾推出的动画的周边系列是赔多赚少——这背后是中国动画市场和日本动画市场一个巨大的差别。

在沙龙演讲中,没人提到这点,董志凌也没提。似乎在场的人都默认:在这个二次元风口上,国内自然而然就会形成诸如日本那样巨大的动画市场。

董志凌只是强调,日本的动漫市场的产值比日本钢铁市场还要高,以及有妖气赶上了现在的各种风口,互联网+、新媒体爆发、电影票房市场 400 多亿、衍生品市场蓬勃发展之类的老生常谈。

“正能量”表态也是不可少的。董志凌说:“作为青少年类的动漫内容,最重要的是能有一种社会担当和责任感,我希望我们未来能够给大家提供的内容是能够给人带来正能量的,带来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传递。”

这个想法也同样体现在之后暴走漫画创始人任剑的演讲中。“90 后、00 后他们现在很年轻,他们现在并不是社会的主流,但是 5 年、10 年以后社会的主流就是这些人……他们会把他们的价值观不断带入到主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搞笑之余一定有正能量。”任剑说。

现在的国漫复兴,是缺几个天才的事儿吗?

任剑讲述了暴走漫画的创立和他们粉丝经济的模式,以及他们的关键词比如 90 后、搞笑、吐槽,和当代年轻人的口味是多么符合。

虽然用暴走漫画的成功来说明国漫复兴不是那么恰当,毕竟就像任剑所说,暴走漫画将漫画创作的权力交给了观众——而其形象最开始则是来源于北美网站。真正暴走漫画原创的优秀内容应该是“暴走大事件”,而这是一款真人秀节目。

抛开爱国情怀、自己公司的历史和正能量,这次二次元文化沙龙上演讲里,最接近如何复兴国产动画的观点,大概要数一开始陈睿说的那句:“有一个日本的作者说了一句话我很感触,他说中国的动漫市场现在缺什么,他认为唯一缺的就是几个天才。就是万事俱备,有市场的容量,基础建设也够了。”

似乎这句话奠定的基调让接下来所有的人觉得,现在国产动画和漫画形势真的一片大好,我们就缺几个岸本齐史或者尾田荣一郎了。连米粒影业的张青也说:“现在国内外的差距不是时间的差距,是一部电影的差距,是一两个人的差距。”

问题是,现在每个人都能说出来迪士尼的代表作《疯狂动物城》和《冰雪奇缘》,但没人觉得那是某个导演的个人作品;岸本齐史和尾田荣一郎背后,也是日本漫画从战后到 90 年代四十多年的沉淀,是集英社等漫画出版社一套严格的编辑制度,所挖掘和培养出来的人才。

在这种情况下,业界大佬们的演讲里,只是市场的繁荣,大家热烈拥抱这个年轻人的世界,而在 2015 年的《大圣归来》后,国内尚未产生一部超过它的动画作品。《疯狂动物城》超过了它,那为什么不讨论讨论《疯狂动物城》是怎么做出来的呢?

这真的很让人疑惑。“借东风,二次元风口上的国漫复兴”,借的到底是什么风,复兴的又是什么。到底是吃瓜群众过于悲观,还是这些业内人士盲目自信?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原标题:要怎样的自信,才会说“在三五年之内,中国就会产生自己的《火影忍者》”?)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