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畑勋破除与宫崎骏不和传闻:我们反对修改日

2017-10-18 10:26 来源:网络整理

高田勋

凤凰娱乐讯(编译/旺财博士) 虽然他本人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日本动画大师高畑勋和同为吉卜力工作室创始人的宫崎骏一起,都属于当今世界在该领域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群体。去年,由高畑勋操刀的吉卜力工作室动画电影《辉夜姬物语》被提名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今年2月6日,80岁高龄的高畑勋还与另外两位动画大师菲尔·罗曼、乔·兰福特一起,荣获今年动画电影界最高奖项安妮奖的终身成就奖。高畑勋近日在洛杉矶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回忆了自己的动画生涯的经历以及与宫崎骏共事的友谊。

记者:多年动画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快乐和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高畑勋:我最大的快乐和最大的挑战都来自于当初亲自指导的第一部院线上映的动画长片,1968年的动画电影《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就其想要表达的内容和故事化的影像而言,当时这个项目都是极富挑战性的。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包括宫崎骏在内的整个年轻的团队而言,这个项目在当时都充满了挑战。我当时的东家东映动画公司一直以来都在制作儿童向的动画,但这部电影的内容本来是面向高中或者大学的观众群体的——这个群体在当时对动画电影并不大感兴趣。东映动画当时并没有想明白这一点,反而像往常一样仍然将这部影片主要面向儿童市场进行推广,所以最后的票房成绩并不好,我本人也因此由导演降职成副导演了一段时间。

不过随着时光推移,观众开始越来越欣赏《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这部电影后来成为了成人向严肃动画电影题材的先驱,它同时也标志着东映动画自家动画作品风格的整体转型。影片所展现的创新影像表达方式也在后来备受赞誉,并且为之后整个日本动画电影风格带来了巨大影响。这对我和整个吉卜力团队而言都是莫大的荣誉和惊喜。在影片上映38年后的2006年,当年参与过这部电影制作的近百名团队成员又聚在一起,我们在宫崎骏的画室里一起庆祝并回忆了当年的快乐时光。

记者:动画电影工业的哪些变化最让你感到高兴,哪些变化让你感到烦恼?

高畑勋:无论是从高兴还是烦恼的角度而言,让我感受最深切的都是电脑图像技术的飞速发展。随着当下电脑图像技术的飞速发展,很多我们当初做不了的事情现在都能做了。而且这种趋势还将随着技术本身的发展进一步持续下去。如果没有当下的电脑技术,《辉夜姬物语》中的很多画面表达我们都无法展现。对我而言,这种技术的进步是非常令人欣喜的。然而从另一方面看,技术的不断进步又会让人产生一种过度依懒技术本身的趋势。这种趋势已经导致很多动画电影表达方式逐渐消失,这种变化让我感到非常苦恼。

记者:在你看来,动画电影的未来发展会怎样?

高畑勋:我认为动画电影未来的发展有无限可能。当然我不知道这本身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所有的艺术形式,无论是音乐、戏剧还是绘画,都有无限可能。但没人知道这种无限的潜力会不会成为艺术家们创作伟大艺术作品的动力,也没人知道它们会不会给人类带来快乐。

记者:吉卜力工作室多年来创作出了许多最优秀的动画电影,这其中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高畑勋:吉卜力工作室从创建伊始就仰赖宫崎骏天才般的自由创作和发挥。吉卜力成功的第一要素就是宫崎骏本人的确是个动画天才,他的创造力总是能够以异常坚实的方式表达出来,他的影像表达超越了抽象化的表达方式。他的动画作品吸引了规模庞大的观众群体,并让所有人都能从中得到快乐。与此同时,宫崎骏也非常小心地没有忽略动画作品中的商业和娱乐内容。此外,在宫崎骏身边还有一位才华横溢的优秀制作人铃木敏夫,他总是能够通过优秀的市场营销方法来让观众理解如何欣赏宫崎骏优秀的动画作品。遗憾的是我本人并不是一个像宫崎骏那样的天才,但是吉卜力工作室却珍视并欣赏我的动画作品,并像对待宫崎骏的作品一样对待它们。

记者:你和宫崎骏的关系如何?你们的友谊如何影响了你们各自的作品?

高畑勋:我和宫崎骏在年轻时候就一起为了创造新的动画电影风格艰苦努力,从那时起我们就变成了在艺术理念上志同道合的“同志”。我们一致坚信需要在我们的动画中创造一个现实的世界,以及真实的描摹。这对于没有太多奇幻元素的作品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但是对于要让人们去相信奇幻故事也是不可或缺的。只有以坚实的现实世界为跳板,电影人才能够通过动画完成由现实向想象世界的成功跳跃。

在那之后的时间里,我电影里的奇幻元素逐渐减少,而宫崎骏电影里的奇幻元素越来越多。即便如此,我们两人还是一起坚持着我们共同的信念:那就是构建想象动画世界时坚持使用现实的描摹刻画手段。无论是所要描绘的是虚拟世界里的自然现象,还是虚拟世界里那些活生生的角色。

因为宫崎骏的电影作品都异常引人入胜,所以我觉得我需要在自己的电影世界中实现一种与之不同的对观众的吸引,同时我的作品里也应该有与他不同的表达方式。从这个角度讲,他的电影动画风格深刻地影响了我的动画风格。

除此之外,我和宫崎骏都热爱我们生活的自然环境,也都坚持反对核武器。同时,我们也都共同反对修改日本宪法第九条(注:日本宪法第九条规定日本作为一个国家“放弃发动战争的权利”)

记者:你的电影《岁月的童话》1991年就已在日本上映,但时至今日才正式来到美国和观众见面,你觉得这些年里,你的风格发生了哪些改变?

高畑勋:这些年来,我动画电影的影像风格发生了许多改变。我觉得就从“我本人已经画不动了”这个事实而言,我其实是因此受益了的。多年来,我一直想要提高自己在传统风格动画在平面图像方面的技巧,但我并不想简单粗暴地利用三维电脑图形技术来实现这个想法。我更想通过不断“简化”我的绘画风格来实现这个想法,即通过不在一个银幕上画出所有的物体,来模拟人的想象世界,同时提高作品的艺术性。我的论断是这种方法能够而且应该在日本的动画界实现。因为这种绘画哲学源于12世纪日本动物嬉戏主题的卷轴画,后来由水墨画和浮世绘版画一路继承,并由此一直延续到了今天日本的大众漫画风格。我的这种影像风格后来在动画电影《我的邻居山田君》和《辉夜姬物语》中得到了全面表现。但其实早在1991年动画电影《岁月的童话》里的回忆场景里,我就通过镜头中许多故意的留白做出了这种尝试。

记者:有人说《辉夜姬物语》将是你最后一部电影,这是真的吗?你会因为别的什么好故事而继续把动画电影做下去吗?

高畑勋:我目前还在构思一些动画电影项目,我正努力想要实现它们。但至于说它们会不会最终成型变成电影在影院里和观众见面,那就没人知道了,包括我自己在内。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